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他是为了应付她,还是这是那个圈子的行事作风?
    毕竟她只是个普通上班族,不算太好的资历。
    或许是他觉得,不适合带她见公婆吧。
    「好了。」毛梓砚在她脚背贴上两块透气绷带,递出药膏,「这种小伤你应该很会处理?」
    「嗯。」她点头,他很清楚她在厨房偶尔会弄出伤口。
    「很好,有事就找佟直木。」
    「我我为什麽要找他?我是跟你结婚。」
    即使声音很小,但她很确定他有听见。
    她会伤心,他什麽都瞒着她,甚至不让她见公婆,那她要如何融入他家?还有,她该怎麽跟妈妈说这件事,他有考虑过她的处境吗
    正难过着,他突然脸色铁青,凶狠瞪来,粗暴扯开她的衬衫领口,几颗钮扣断线弹开。
    「你、你干嘛」
    梁琦恩又推又拨地阻止。
    她根本不知道他是怎麽了,而且也不是做这种事的时机。
    可是毛梓砚手劲大,两三下就半脱掉她的衣服。
    淡粉红色的内衣被他尽纳眼底,他猛盯她锁骨处瞧。
    「给你的项链在哪里?」
    「收起来了,太贵重,我怕弄丢。」
    「你就不能——」毛梓砚咬牙切齿,被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。
    「那条项链随时都要戴着,睡觉洗澡也要戴。」他迅速讲完,瞧一眼来电人名,接起电话,语气很差:「有什麽事?」
    『喔,我是要告诉你,你老婆打给我了吔!你跟她坦白了没呀?』
    「不用你操心,倒是你跟顾延怎麽样了?」
    『喔,他有问起你,我随便唬他,跟他说你还在精神病院他也信。』
    「精神」毛梓砚忍耐地吸口气,「不是说了是在家疗养?」
    『开玩笑的嘛,我的意思是他没起疑啦。他有提过要探望你,不过我推掉了。』
    「好,你别露出马脚。」
    『你才是,你老婆——』
    「挂了。」毛梓砚按掉通话,转而对付她,「现在就戴上。」
    「项链吗?」
    「对,没有我允许,绝对不能拿掉。」
    「喔。」她消沉应声,「在行李箱里面,我收在你一起给我的盒子里。」
    他把她抱到星球椅上,仓促翻找,找到後替她重新戴上,急躁烦乱的表情,彷佛被她气得心情郁闷,索性自己动手。
    「再拿掉就——」他哑口,话尾断掉,直睇她。
    她双掌贴在他脸庞,被他这样惊诧的看着,也尴尬到开始赧红脸。
    她也没做什麽,不过是凑近他,在他唇边亲了口,浅浅啾一声罢了。
    她心房震颤,放低姿态,软绵绵地道:
    「你别那麽凶,好好跟我说,我会听的,好吗?」
    在她看来,结婚就是对彼此承诺了,遇到困难也要携手面对。
    如果他是强势的那方,那她多由着他一点,多配合他,也是可以。
    杏仁的话:
    梁小姐或许没有自觉,但以退为进这招对毛毛超有用的xd
    #珍珠#收藏#留言
    请用珍珠点亮好书,加入书柜之後找书比较方便喔,留言我都会看到的,时间许可都会回覆大家///lt;
    p.s.连载版和出书版会有一点点不同,连载版如果出现错字大概是正常的(晕)。
    出书版精修+校对过,并校正部分人物。
    上集、下集、漫画纪念册,均有不公开内容,是给大家的惊喜!
    请多多支持个人志,我爱你们,要保持健康喔!ρо1㈧Gひ.ひιρ(po18gv.vip)
    -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