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他清俊脸庞带抹激越,举止撩人情慾,她已经全身热了起来。
    「噢。」她仰高颈部,双手越过头,难忍地抓住枕头尖角,将脸跟喘息都埋进弯曲的手肘里。
    毛梓砚已经越渐往下,他亲吻她腹部,手里仍捏着她的x。
    彷佛要传达他有多喜欢她的x部,他停下腹部的亲吻,又爬了回来,与她接吻之後,一口一口啜吻r肤,惹得她又是细嚷。
    她一边抚他的发,享受又折磨,焦躁地扭动。
    她很热,腿间羞人地湿了,但他还执着在喜欢的大x部上。
    「老公」
    她娇喊,耐不住体内阵阵咬噬的酥痒,按住他的一只手,从穴口带到腰间,让他抚摸她的小腹。
    他终於配合,缓慢地往下探索。
    在他抚上三角小k时,她浅声呻吟,沉沦於他温缓的动作,反射x的磨蹭腿根。待他摸进里面,她略微敞开腿,留出缝隙让他探深。
    「哦,天」
    她忍不住喊,豆大的敏感被他肉抚着,既羞人又舒服。
    毛梓砚很快起身吻上她,让她的呻吟全化成接吻间隙的绵软鼻音。
    他指头没停,依着她的需求逗弄抚慰。
    啾咕啾
    「嗯。」
    她一边闷哼,听着热情的亲吮声,还有身下传来的湿润声响,简直羞赧无比。
    她抓挠他的头发,另一只手攀上他的脖颈肩膀。
    他身上的衬衫平顺没有皱折,像全新的一样,倘若她毫无节制,马上就会变成一团皱巴巴的布料。
    她的提议烧掠到她自己了。
    让他穿着西装与她做爱,结果却好像在做坏事,从开始就充满了禁忌感。
    但她很高兴他接受她的意见,甚至有些庆幸他依然激昂火热。
    「噢嗯——」
    她这回真忍不住,声音略大了点,因为他褪掉了她的小k,一次就探进两根手指。
    弯曲的指节摁住甜蜜点,直捣酸软处。
    她察觉他抠肉的举动,很快就深陷其中,随他爱抚得更多,也越加羞怯。
    「老婆。」毛梓砚在她耳边低唤,咬着她的耳垂。
    「嗯」她鼻头哼出软绵的声调,晓得他正在安抚她,哄她放松,陪伴她去感受那些甜美又嗤人的快意。
    他在紧致的甬道圈划,除了挠弄暖径,两指也缓缓抽出,再推入小穴,由缓至快地进出着。
    「啊老公嗯」
    她骤然轻喊,将额头抵在他肩处,受不了地揪扯他胸前的衬衫。
    他毫无停滞,手指的动作越快,在她体内逗出一勃勃情潮。
    她顷刻攀上高峰,彷佛跃上浪头,随着大浪卷起一阵快感,小片刻过後才逐渐缓减。
    梁琦恩娇弱地平躺急喘,有点出神地盯着天花板。
    慾望疯狂又甘美。
    与所爱的人一起时,更是会甜蜜得要融化。
    当毛梓砚闯进她的视线里时,她脸颊一烫,羞答答地任由他抚开额头上的发丝。
    他的眼眸满载情感,将她右手牵到腰际皮带,瘖哑着声:「我想这份权力属於你,你应该巴不得要帮我解开?」ρо1㈧Gひ.ひιρ(po18gv.vip)
    -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