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她不想再纠结于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境,搪塞道:“过去好些年,我早就记不得了。”
    霍珣料到会是这个回答,低下头凑近,作势要轻薄她,苏慕宜怕他当真胡来,忙说:“中书令家的女公子,顾尚书的嫡次女,还有安平侯的长孙女。”
    这个梦境还挺逼真的,霍珣哭笑不得,与她解释道:“中书令家的女公子三年前成了婚,现如今孩子都有了两个;顾尚书的嫡次女也许了婚约;至于安平侯的长孙女,两年前离京云游,至今尚未归家。我与她们几人私下并无来往,你若不相信,尽管去打听。”
    顿了顿,又问她:“还有没有?”
    苏慕宜摇头,还真没了。
    “你可是介意我在梦里杀了你?”霍珣解下配在腰间的匕首,递到她手里,“我说过的,若你不解气,尽管往我身上扎刀子,我绝不还手。”
    见他当真握住自己的手,将匕首往心口处送去,苏慕宜忙不迭挣开,微有些愠怒,“你喝多了!”
    匕首铮地掉在小榻边沿,随即滚落到地砖上,发出一声轻响。
    “阿慕,我逼迫你远走漠北,独自抚育皎皎,吃了很多苦。”霍珣凝睇她秀美昳丽的面容,“这辈子我亏欠太多,偿还不清,可如果你愿意接受,我把我自己赔给你。”
    “除了你,我不会再有其他女人,就像师傅一样,你父亲能做到的事,我也能做到。至于储君,你无需担心,前朝有过女帝的先例,我会册立皎皎为皇太女,她聪慧机敏,将来定能成为明君。”
    “答应我,做我的皇后,好不好?”
    然而回应他的,却是皎皎清脆稚嫩的嗓音,“伯伯要不要喝桂花酒酿元宵?皎皎给您端过来啦。”
    小家伙端着托盘站在门口,吃惊地望着榻上两人,下一刻,手里的托盘掉到地上。
    “皎皎!”
    霍珣迅速将苏慕宜放到小榻上安置好,冲出去查看情况。
    幸而那碗酒酿元宵没有溅到孩子身上,霍珣把女儿抱到一旁,紧张地撩起小裤管和小袖管,“有没有烫到哪?”
    小家伙却略带愧疚地道:“伯伯,我不是故意洒了,您等会儿,我再给您端一碗过来。”
    确认女儿身上没有烫红的印记后,他稍稍放下心,这时苏慕宜也走过来,皎皎甜甜地道:“阿娘。”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苏慕宜牵着女儿,温柔叮嘱,“下次要小心呀,烫伤处理起来很麻烦的,还有可能留疤。”
    皎皎点了点头,“我记住啦。”
    霍珣想起苏慕宜说过要回家,于是抚了抚小家伙的发顶,“天色不早,快和阿娘回去罢,不然祖父祖母该担心了。”
    皎皎与他挥手作别,乖巧地跟随母亲去和姑姑他们道别。
    坐上马车,皎皎扑到苏慕宜怀里,“我方才看见伯伯抱着阿娘。”
    提起这件事,苏慕宜不由容色赧然,须臾,女儿语气笃定:“伯伯很喜欢阿娘。”
    苏慕宜莞尔,“皎皎怎么知道?”
    “因为每次见面,伯伯都会趁阿娘不注意,偷偷打量阿娘呀。”皎皎想了想,小声说道,“阿娘,别的小朋友都有爹爹,皎皎也想有个爹爹。”
    “想让伯伯做皎皎的爹爹?”
    小家伙没有否认,而是说:“如果阿娘不喜欢伯伯,皎皎可以再等一等,一定要是阿娘喜欢的人,才能给皎皎做爹爹。”
    苏慕宜搂着女儿,打起车帘,马车驶过朱雀街,夜市繁华热闹,贩卖声不绝于耳。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热闹?”她笑着说道,“阿娘怀着你离开靖安那会儿,京中还未开放宵禁,每到夜里,便会关闭坊门,除了必要公务不得离开各自的街坊。倘若外出,不小心让武侯抓到,可是要受刑罚的。”
    皎皎睁大双眸,“那为什么现在可以外出了呢?”
    “因为我有次对傅姑姑说,我很喜欢兖州的夜市,不巧这句话让有心之人听了去,他便下令开放宵禁,让靖安也有了与兖州一样热闹的夜市。”
    其实霍珣为她做的那些事,她都知道,只是没有当面提起过罢了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转眼进入四月,商号在西境的生意越做越好,沈氏年岁渐长,打算把生意交到女儿手里,筹谋着为她铺路,把大半生意交给苏慕宜操持,自己只偶尔过问几句。
    渐渐地,京中皆知英国公夫人的外甥女便是沈家商号的幕后掌权人,对这位年轻女郎钦佩不已。
    这日黄昏,细如雨丝,她撑伞回到英国公府,还未摘下幂篱,望见门口停着辆青篷马车。
    走到花厅被告知,宫中递了帖子,今岁端阳,天子邀请英国公夫妇入宫赴宴,她这位沈姑娘亦在其列。
    更令她诧异的是,帖子居然是霍珣亲自送来府上,眼下他正陪着皎皎在书房临字。
    提起此事,沈氏容色微有些尴尬,“我原本搪塞陛下,说皎皎与你出门了,谁知你爹爹正好带着皎皎路过,孩子见到陛下高兴得很,拉着陛下去书房陪她写功课。”
    “阿娘,我去看看。”
    苏慕宜行到书房,皎皎坐在霍珣膝上,父女两面前摆着小半盘芙蓉糕,小家伙嘴边沾着糖渍,一看就是刚吃完还没擦干净嘴。
    做了坏事被抓现行,皎皎害怕地往霍珣怀里躲。
    苏慕宜又气又好笑,柔声道:“吃了几块?”
    -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