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诚如她所言,尽管两队实力略有悬殊,最后还是天子率先赢得二十筹,结束比赛。
    见霍珣策马下场,皎皎想跟过去,却被母亲牵住,苏慕宜轻轻摇头“这是宫中,不能乱跑的。”
    一位年轻女官走来,躬身行礼,“沈娘子,陛下想请您和小小姐去水榭一叙。”
    “好呀。”皎皎说,“阿娘和我一起去找伯伯玩儿。”
    接下来严郁要上场,薛明姝还坐在高台观赛,苏慕宜不放心把她留下,于是道:“烦请姑姑帮忙把皎皎带过去,妾便不去了,留在这里陪嘉宁县主坐会儿。”
    送走小家伙,苏慕宜重又回到薛明姝身边坐下,轻摇团扇为她送风,“热不热?”
    “不热。”小女郎得意地道,“姊姊,你方才看见我兄长打马球有多厉害了吧?从前他在漠北时,就没有人能赢他。长州哥哥每次都败在他手下,一直不服气到现在呢。”
    “看见了,陛下技艺过人,无人能出其右。”
    “阿郁也很厉害的。”薛明姝不忘夸赞夫君,“他只比兄长和长州哥哥差那么一点点。”
    第二场,镇北侯这队大获全胜,薛明姝总算放心去水榭休息,然而离开看台途径场外时,望见一个骑着青骢马的妙龄女郎,神色登时不悦,“她怎么也来了?”
    苏慕宜顺着视线望过去,来者正是蔺太师家的嫡孙女,相传与嘉宁县主有些不对付。
    好在蔺家小姐并未看到她们,兀自骑马去了球场,接下来便是女眷们的比试。日头渐高,苏慕宜担心薛明姝身体吃不消,与她去临近的拾芳阁休憩。
    拾芳阁临水而建,雕花栏杆前,霍珣正抱着皎皎垂钓,苏慕宜没有上前打扰,直至父女两合伙钓上一尾锦鲤,这才轻声开口:“陛下怎么在这里躲懒呢?马球都开赛了。”
    霍珣取下锦鲤,投入小木桶里,语气笃定:“不去。”
    那些女郎各个打扮得花枝招展,其心思昭然若揭,若不是要寻借口让她进宫,他才懒得邀请京中女眷,也省去许多麻烦。当然,这点小心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。
    苏慕宜又问:“当真不去?”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锦鲤游散,湖面漾开一圈圈涟漪,皎皎提醒道:“鱼鱼被吓跑啦。”
    霍珣失笑,抬手抚女儿的发顶,“没事,待会儿伯伯肯定能给你钓上来。”
    第二尾锦鲤还没上钩,薛明姝走出,语气愤愤:“这些年轻娘子,难道就没一个人比得过蔺家丫头?”
    苏慕宜一问她的贴身女官,才知往年嘉宁县主技压全场,蔺家小姐总是输给她,可今年情况不同,她已有身孕,如何还能击鞠?
    眼看往昔仇敌就要压过自己一头,小女郎赌气地道:“不行,我也要上场!”
    听闻此言,苏慕宜忙与贴身女官一起劝她打消念头,薛明姝却不肯就此罢休。
    这么一折腾,锦鲤是钓不成了,霍珣收拾好垂钓鱼竿,“让她去。”
    有兄长开口撑腰,薛明姝底气足了起来,不顾众人劝阻,携女官往球场去了。
    苏慕宜忍不住埋怨他:“明姝是小孩儿心性,你怎能纵容她胡闹呢。”
    霍珣牵着皎皎,施施然道:“不如我与你打个赌,不出半柱香的功夫,她定会回来,只有阿郁才能拦住她。”
    果不其然,薛明姝被严郁送了回来,苏慕宜总算放心,含笑打趣她:“自己都是要当娘亲的人了,怎么还这般孩子气。”
    薛明姝也知道自己太过冲动,容色微赧,两颊绯红,“待会儿她出尽风头,又该到我面前显摆了。”
    “很想赢?”
    “我才不想让她赢到玉如意呢,这可是兄长亲赐的。”小女郎双手托腮,惆怅地道,“可是阿郁说得对,我现在这个样子,哪还能骑马。”
    “那好,我替你去。”苏慕宜道,“你让女官替我找身骑装,一块面纱,要速速送来。”
    很快,苏慕宜换好衣裳上场,女郎们采用的是短赛制,只要任意一方进球,该场比试便结束了,三场过后,再分胜负。
    不远处,蔺家姑娘身着胡服,柳眉微挑,“娘子是哪家的?”
    她刚赢了一场,正是得意的时候,难免有些盛气凌人,苏慕宜说道:“妾是英国公夫人的外甥女,初来靖安,蔺姑娘应当不认识妾。”
    原来是这位来历神秘的沈娘子,听闻她孀居多年,还有个年幼的女儿,蔺家姑娘很是好奇,又道:“沈娘子为何不摘面纱?”
    苏慕宜心道,这小娘子待人轻慢,话又多,难怪明姝与她不对付。
    她没有解释为何不摘面纱,而是说:“妾想与蔺姑娘单独比试,不知姑娘意下如何?”
    蔺家姑娘毫不犹豫应允,让同伴下场,言自己定能取胜。
    少顷,鼓乐奏起,新的一轮开始了。诚然蔺家姑娘的骑术本领超过这些京中贵女,但在苏慕宜面前还是落了下风,一盏茶内,甚至连彩球都没怎么挨到,眼睁睁看她灵巧一挑,木制如流星般划过天空,飞入球门。
    第二场结束得如此之快,实在出乎意料,蔺家姑娘气得柳眉倒竖,咬牙放狠话,“继续!”
    日头越升越高,气温攀升,周身沁出薄薄香汗,苏慕宜不想再耗时间,策马上前,看准时机便要挑球射门。
    偏偏蔺家姑娘为了扳回一局,不顾危险冲过来,坐下青骢马受惊,抬起前蹄,差点将她掀翻在地。
    -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