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第67章 大婚   孤的皇后,是天下最美的女子。(……
    “想要听假话, 还是听真话?”霍珣凝睇她的明艳容颜。
    “当然是真话。”苏慕宜佯装嗔道,“陛下不许糊弄我。”
    “那好,我说。”霍珣沉吟道, “从前我被心疾折磨多年,成日活在滔天仇恨里, 只有与你待在一块儿时,才能感受到久违的宁静。后来,就会不由自主关注你的近况, 你身子不舒服,我会担心,有人欺负你,我便私下帮你报复回去。总之, 我不想看见你难过。”
    “你兴许觉得, 我很喜欢小孩子,厚颜无耻缠着你, 不过是为了将皎皎带回身边。阿慕, 其实并非如此。我疼爱皎皎, 是因为你,她是你的亲骨血。”
    苏慕宜打趣他,“好些年未见, 我竟不知陛下何时学会了这些哄人高兴的花言巧语。”
    霍珣顿了顿,低声问她:“那你可觉得高兴?”
    苏慕宜嫣然浅笑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抬手抚了抚他头顶的那一缕缕青丝, “黑头发都长出来了。”
    “现下已是五月,就算礼部准备得再快,封后大典最早也得等到秋天, 头发长不了那么快,到那时,我先想个法子染黑。”霍珣道,“你放心,等再过一两年,就能全部变黑了。”
    “你是怕我嫌弃你吗?”
    “怕,但是更怕你不要我。”霍珣缓缓撑开那纤细指节,与她十指相扣。
    “我不会了。”苏慕宜柔声道,“不过我爹爹阿娘可就难说,陛下须得先过了他们这关,我才能收陛下所赠之物。”
    提起英国公夫妇,霍珣心底发虚,英国公夫人素来不喜欢他,怎么可能答应把爱女许给他呢?
    “阿慕。”他试着与她商量,“若是夫人撵我走,你帮忙说几句好话,可成?”
    “我可不管。”苏慕宜将他推开,“你自己想法子呀。”
    霍珣故作叹气,“那好,反正我皮糙肉厚,让师傅多揍几顿便是。”
    苏慕宜檀口微启,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说:“陛下,我该带皎皎出宫了。”
    想起答应女儿的承诺,霍珣神色懊恼:“糟糕,光顾着与你说话去了,忘记了帮皎皎钓锦鲤。”
    “还来得及。”苏慕宜看了眼外头明晃晃的日头,掩唇轻笑,“我可以等筵席结束了,再乘车出宫。”
    于是霍珣当真去了水榭栏杆边,顶着毒辣日头,又钓上几尾小锦鲤,与先前那尾一起交给苏慕宜,让她带回英国公府,养在后院水池子里。
    ------
    端阳节过后天气骤变,暴雨如注,英国公来了位贵客。
    霍珣立在门口躲雨,等了好一会儿,才见老管家出来,“陛下,草民已经为您传话,这阴雨天气,英国公身体抱恙,不便出来见您,这实在是没有法子,请陛下宽恕。”
    说着,老管家递来一份告病请罪的奏疏。他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,关心地询问:“可是英国公的腿疾又犯了?”
    老管家并未多言,按照英国公的吩咐合上大门,留天子与一众内侍在外头避雨。
    这摆明了是不给人台阶下,霍珣容色如常,吩咐扈从,“再等等罢。”
    这一等,便等到酉时末,眼看再不回去,宫门就得落钥,褚叡好说歹说,这才把他劝回车上,一行人衣裳湿透,甚是狼狈。
    翌日朝会,霍珣耐着性子听百官你一言我一语启奏,赶在两个时辰内处理好政务,出宫直奔英国公。
    天公不作美,雨下得比昨天还要大,噼里啪啦如倒豆子般砸在车顶,霍珣神色凝重,下了马车,两扇朱门依然紧闭,显然国公府压根就不欢迎这不速之客。
    近侍上前叩门,还是那位老管家出来代为传话,说辞与昨日别无二致。
    尽管知道恩师故意刁难自己,霍珣却依然心平气和留在外头,及至傍晚回宫,袍摆湿得能拧得出水来。
    靖安落了多少天雨,霍珣便在门外等候了多少天,却连英国公一面都没见着。
    很快京中皆知,天子在端阳宫宴上对那位沈娘子一见倾心,舍下身段亲自求娶,反被沈娘子的长辈拒之门外,引来世人议论纷纷。
    其中也有人为早逝的苏皇后感到惋惜,红颜薄命,到头来只博得一声可怜叹息。
    苏慕宜听到这些话,未置可否,淡淡一笑,西境增设两家分号,这段时日她留在府里帮母亲处理生意上的事情,甚少出门,自然也不知道外头的流言蜚语。
    “这小半月他天天都来,从来风雨无阻,便是做戏给旁人看,也该放弃了。”沈氏顿了片刻,低声问,“阿慕,你是不是责怪阿娘和爹爹太过狠心,将他拒之门外?”
    “没有,我明白爹爹和阿娘这样做,是为了我好。”苏慕宜合上账簿,“他那样矜贵的身份,将来若要反悔,我又能拿他如何?爹爹一次次将他拒之门外,是想看看他对我的真心到底有几分。如果他和沈家郎君一样,因为几次闭门羹就放弃,那他不值得托付。”
    “你心中明白,便是最好的。”沈氏将女儿拉到小榻边坐下,“事到如今,我们也不反对什么了,只希望他能好好待你和皎皎。”
    苏慕宜浅笑,如幼时那般亲昵地靠着母亲,“阿娘和爹爹,才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。”
    沈氏抬手轻轻刮了下她秀挺的鼻梁,“自己都是做母亲的人了,也不害羞。”
    -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