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支摘窗外,雨打着美人蕉,伶仃作响,庭院里的花木经雨水冲洗后,愈发鲜翠欲滴。
    又两日,天空总算放晴,这天午后,霍珣如往常一般出宫,却未想到,英国公府居然大门敞开。老管家前来接驾,跪地行礼后,对他道:“陛下若想见英国公和夫人,请随草民去书房。”
    英国公独坐在棋盘前,手执黑子,听闻脚步声,却连眼皮都没有掀:“陛下既然来了,不如陪臣下盘棋。”
    霍珣上前,于他对面落座,打开棋笥。
    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中央,这局棋正式开始,英国公沉声道:“这么多天,臣一直避而不见,陛下定然心存怨气罢。”
    “师傅,若我说,心中并无半分怨言,您可愿相信?”霍珣落下一枚白子,“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,我会百倍、千倍补偿英国公府和阿慕母女。唯有一事相求,希望您和夫人能同意阿慕入宫,做我的皇后。”
    说着,霍珣递上盛放着凤印和虎符的木匣,英国公淡淡扫一眼,他年轻时也曾执掌过羽林卫,知晓这枚虎符可号令禁军,思忖一瞬,问他:“陛下可清楚这样做的后果?”
    “清楚。”霍珣道,“我知道您和夫人的顾虑,所以我把禁军交给阿慕,他们只会听从虎符调动,以后,禁军尽数归于阿慕。”
    他这样做,等于是把最锋利的匕首交到女儿手里,让女儿用来自保。英国公心中动容,嘴上却依然语气强硬,“陛下应当也听说过,阿慕被先帝暗害伤了身子,今后也许很难再为陛下孕育子嗣,而朝臣们定会催促陛下早立太子,届时,陛下又当如何处理?下令甄选世家女充容后宫吗?”
    “前朝的端慧女帝,执政二十载,天下无人敢置喙。皎皎资质聪颖,悉心栽培,将来定会胜过这位青史留名的女帝。”霍珣执起一枚黑子,“我和阿慕已经有了皎皎,要立储君,合该立皎皎为皇太女。”
    静默小会儿,英国公笑了笑,“时间过得可真快啊,臣还记得阿慕刚出生的时候,小小的一团包在襁褓里,不哭也不闹,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臣看。”
    “陛下对阿慕的心意,臣和夫人都看在眼里,阿慕可以入宫,但臣有一个要求。倘若今后陛下不再喜欢她,还请陛下收回凤印虎符,将她送还英国公府。”
    闻言,霍珣起身,单膝跪于英国公面前,“师傅,我以母妃的名义起誓,今生决不负她。”
    英国公怔忪片刻,伸手将他搀扶起来,容色温和:“这盘棋还没下完呢,须得是陛下赢了,臣才会同意将女儿嫁给您。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一盘棋结束,黑子险胜,还未收拾战场,书房外便传来了皎皎的声音,“爷爷,我可以进来见见霍伯伯吗?”
    皎皎怀抱狸奴,乖巧站在门口,见到小孙女,英国公霎时乐开颜,“皎皎进来吧,小心脚下门槛。”
    小家伙进门,因狸奴分量沉,她抱着走路有些吃力,行到霍珣跟前,轻轻把狸奴递过来,“伯伯好久没见过踏雪啦。”
    的确是很久没见了,霍珣抚了抚那颗毛茸茸的脑袋,好在踏雪记得他的气息,咕噜咕噜翻出小肚皮示好。
    英国公说道:“陛下先陪皎皎玩会儿,臣去看看,晚膳准备好没有。”
    言下之意,是让他用过晚膳再走,霍珣笑着道:“好。”
    父女两留在书房逗弄踏雪,过了一阵,苏慕宜进来寻皎皎,远远望见女儿窝在他怀里,眉眼俱是笑意,看得出来小家伙很开心。
    “收拾一下,要吃饭了。”苏慕宜柔声说。
    霍珣把皎皎放到小榻上坐好,合上木匣,献宝似的递给她,“师傅已经答应了,这两样东西今后都归你。”
    苏慕宜接过,笑盈盈道:“我收了,可就不会再还回去,陛下以后可不许反悔。”
    “绝不反悔。”
    皎皎好奇,忍不住追问:“伯伯给了阿娘什么呀?”
    “是信物。”霍珣看着女儿,“皎皎,以后伯伯给你做爹爹,好不好?”
    听到这句期盼已久的话,小家伙一脸不敢置信,抬头望向母亲,得到肯定答复后,才欢喜地扑到霍珣怀里,“好!皎皎以后也有爹爹啦。”
    “阿娘先去花厅了,你早点带伯伯过来用晚膳,记得先把踏雪送回竹苑。”交代完这些,苏慕宜径自离开。
    父女两先是把狸奴送回竹苑,而后才去花厅用晚膳,照顾到霍珣和皎皎的口味,沈氏特地让厨房多做几道甜点,是以这顿晚饭,霍珣吃得很高兴。
    临去前,与众人道别后,一向与他相谈甚少的沈氏忽然出言唤住,“陛下请留步。”
    霍珣应声回首,只见沈氏牵着皎皎,笑容和善,“近来皎皎总说想学骑马,可你师傅年纪大了,腿脚不方便,若陛下得空,便帮孩子挑一匹小马驹,教她骑射罢。”
    与霍珣说完,沈氏又对小孙女道:“皎皎放心,以后伯伯教你,伯伯就是爷爷教出来的,骑射本领可厉害了。”
    大抵是夕照刺眼,此时此刻,霍珣眼中氤氲薄薄雾气,他终于等到英国公夫妇愿意将女儿和小孙女托付给自己这一天了。
    乾宁六年初夏,天子下诏册封沈氏女为皇后。
    朝中不乏反对的声音,沈娘子出身商贾,又是再嫁之身,还带着孩子,如何能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,但天子是何人?亲率燕军踏破北戎王庭,征讨南罗,夺下数座城池,杀伐果决的铁血帝王,岂会因为这点小小反对就此作罢。
    --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